个性化旅行正成为趋势 低成本“私人团”出游安全引担忧

茉莉妈被不可思议地拉进一个微信群里,不过稍作了解,她就向一个素未谋面的群成员的微信号转账3000多元——孩子这个暑假去香港参与自然探索夏令营六天的费用。

  “群里的人除了一个家长外,其他都不知道。”茉莉妈坦言,“我倒不忧虑,孩子他爸听说以后怪我太草率。”

  作为两个孩子的妈妈,暑假前,她就在给孩子谋划参与什么夏令营。她将游览社的道路一条条读给孩子听,结果无论大人仍是孩子都提不起爱好:“仅仅游山玩水的话,咱们都觉得没什么意思。”

  她的一席话,其实正打开了国内游览变化的一个新视角——个性化游览正成为趋势。对传统游览团的走马观花、改变行程、逼迫购物等多年屡禁难止的“怪现状”,人们诟病、无奈,终究选择“用脚投票”。

  也因为自媒体和交际软件的兴起,使得曾经成本很高只要游览社才能负担得起的“招揽客户”,变得简单容易多了。

  没人说得清改变是从什么时候开端的,但越来越多的人发现,自己对朋友、同学自行组团出游,乃至参与俗称的“野鸡团”,都不那么抗拒了。

  游览呈现哪些特别方法? 个性化游学正成趋势

  这个暑假,你有没有被各式各样曾经闻所未闻的夏令营“刷屏”?

  记者在朋友圈看到,有小朋友去参观了联合国,还到中国驻美大使馆与外交官座谈;有小朋友在英国伦敦的市政厅宣布一分钟演讲,还受到了伦敦市长的接见,与七国大使夫人在庄园共度下午茶韶光;有家长和孩子一同在罗浮宫参观,在塞纳河畔写生;还有的家庭住在日本的有机农场学习种地……

  门类繁多的暑假游学团、亲子团,一个比一个特别,一个比一个高端,只要想不到,没有做不到。

  贝贝是广州市47中汇景实验学校的一名小学生。暑假过后要上二年级了。她家庭条件优渥,一个暑假里,经商的爸爸妈妈就给她报了两个团——7月去英国看戏曲学戏曲,8月去非洲肯尼亚看动物大迁徙。这两个,都不是正规游览社开的团,乃至连一个正规导游都没有。

  第一个团是贝贝妈的朋友开的团,领队是在英国留过学读过戏曲学的一位硕士,尽管此团收费高达近4万元,但贝贝妈觉得兼顾了信赖度与个性化,稍作了解就直爽掏钱;另一个团则是几位家长一拍即合,委托了在非洲的朋友找当地酒店、司机,以半自助的形式自然成团。在她眼中,不跟传统游览社的最大好处就是“自在”,孩子也能学到更多东西,而不仅仅“吃喝玩乐”。

  “说不购物,就绝不会有购物。”把儿子“扔”给了一家英语安排的付萍,则给记者发来了孩子在当地的学习与日子的相片。这家安排安排的高端夏令营,在哈佛大学关闭学习两周,还和美国本地学生一同学习辩论、演讲技巧。“游览社怎么或许安排这样的团呢?”

  为何开端青睐“私家团”? 安排更灵敏信赖度高

  对于越来越多个人组团的情况,羊城晚报记者采访了亲子游渠道“童游”的创始人、CEO曾义。他介绍,暑假游学、夏令营、亲子游的商场的确越来越大。“童游”这个暑假就安排了近200个游览团,少则十数人,多则30人一个团,出行人数比去年同期增长150%。其中,六到七成是亲子团,三至四成是“独立团”(即孩子自己出游)。据介绍,个人或许小安排组团数量增长率比较高,但尚没有威望统计口径可以断定。

  曾义以为,个人组团之所以能依托交际媒体发展得如雨后春笋,首要基于三个优点:一是比传统游览社灵敏性更强。游览社把行程安全放在很重要的方位,假如以为有的线路和当地安全措施不够,就会放弃,但个人团则垂青把线路做得更新鲜影响;二是团成员互相信赖度很高,比方托管班或许爱好班的同学,或许搭档的孩子,一人做攻略,大家一同出游,互相信赖,也便利;第三,则是一些训练安排开端涉足该范畴,比方英语或作文训练安排,他们凭借微信等交际软件,在招生报名方面有较大优势。包括“童游”自身,也是经过微信群发展起来的亲子游渠道,目前已有2000多家中小型训练安排与他们有合作关系。

  游览社业内人士以为,个人组团最大的隐忧在于安全保证。尽管许多团都称会购买稳妥,但稳妥仅仅作为事后保证,整个出行过程中的安全保证、食品卫生等仍令人担忧。曾义也表明,私家团需要考虑的问题的确还有许多,比方车辆是不是有资质,餐厅、酒店有没有相应的招待能力,遇到事故或突发意外如何处理等,都不是买一份商业稳妥就可以处理的。

  “个人定制”就必定好吗? 发生安全事故或难维权

  来自广东省游览局的官方数据显示,本年第一季度,大众投诉热门首要会集在游览社拒签后退团不当扣费、下降等级标准、私行改变行程、导游未尽责任、逼迫或拐骗购物和非法经营(黑社黑导)等问题上。

  而这些游览”痛点“一时难处理,刚好给了个人和小安排组团以发展空间。

  据我国游览法第四十条规则,导游和领队为游览者提供服务必须接受游览社委派,不得私自承揽导游和领队事务。而没有取得相应资质的游览社和个人不得组团游览,一经发现不但将没收非法所得,同时还将处以一万元以上罚款。尽管法律有此明文规则,但在监管层面却难以法律。有关部门称,近年呈现在交际软件上的自发游览团,给监管带来许多难题。因为这种自发游览团一般都不签游览合同,对安排者是否存在盈余性质的鉴定也好不容易。

  有警惕性高的家长表明:“这种‘草台班子式’的游览方法一旦呈现问题就不是小问题,造成损失是很难评价和拯救的。”但也有家长以为:“尽管个人组团是非法的,或许也存在偷漏税的问题,但存在即合理。”

  法律界人士呼吁顾客进步鉴别能力,尽量找有资质的正规集体。民间游览安排由于安排者不是正规游览社,而且双方也没有签定正规游览合同,一旦在游览途中呈现争议问题或安全事故,顾客很难维护自己的权益。

Author: admi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